江蘇川儀執行器有限公司

English

洪榮清,天津市南安商會會長-專訪大連大高閥門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總經理
發布日期:2014-10-14 16:13:36

 

洪榮清,天津市南安商會會長、天津市水暖閥門商會經濟顧問、大連大高閥門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總經理,一個水暖閥門行業“元老”級別的人物,商海浮沉二十餘載,憑借著堅定的意誌、超人的膽識,取得如今的成就與輝煌。

 

天津市南安商會會長/大連大高閥門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總經理宋榮清

人物名片:

天津市南安商會會長

大連大高閥門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總經理

 

大風吹日雲奔合,巨浪排空雪怒浮。在雲水蒼茫的海河兩岸,渤海之濱,有這麽一座風光秀麗的古城——天津。東臨渤海,北依燕山,三萬裏河東入海,五千仞嶽上摩天。河川的奔放,山嶽的厚重,在此和諧交融。

作為繼上海之後的第二大商業城市,它不僅是中國四大直轄市之一,更是中國北方最大的沿海開放城市和環渤海地區的金融貿易經濟中心,富庶與繁華為其贏得了“渤海明珠”的美譽。自改革開放以來,不計其數懷揣夢想的青年才俊前仆後繼地來到天津淘金。在這裏,便聚集著這麽一群南商。

從祖國的東南邊陲小鎮出發,沿途經過廣東、內蒙古、黑龍江、山西,最後紮根於天津,這便是洪榮清的人生航線。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誌。揚帆四海漂泊後,洪榮清攜帶著光榮與輝煌到達了夢想的彼岸。

洪榮清,天津市南安商會會長、天津市水暖閥門商會經濟顧問、大連大高閥門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總經理,一個水暖閥門行業“元老”級別的人物,商海浮沉二十餘載,憑借著堅定的意誌、超人的膽識,取得如今的成就與輝煌。

洪榮清的家鄉在福建省南安市英都鎮,英都四麵群山逶迤,中間曲水環瀠,土壤肥沃。曆史上以物產富庶而聞名泉郡,譽稱“金英”。 英都人熱衷於冒險,敢於闖蕩,豪爽大氣,勇於開拓進取。從小生活山邊,耳濡目染之下,洪榮清舉手投足間都顯露著大山的厚重與豪放。

1981年,年僅十六歲的洪榮清,初中尚未畢業便懷著一股創業的熱情,告別了家人,隻身一人奔赴廣東打工。初出茅廬的他,又無一技傍身,隻能跟在別人身邊當一名小學徒,學習補盆、配鑰匙等,以此維持生計。雖然艱苦了些,但洪榮清還是堅持了下來,兩年時間,他也從一名學徒熬成了技藝純熟的師傅。兩年的時光並不短,洪榮清從中學會了許多的人情世故,更深刻地體會到了創業的艱難。這兩年的曆練,成為了洪榮清收獲的第一筆彌足珍貴的財富。

上世紀70年代,南安水暖產業開始蓬勃發展,成為國內最早從事水暖行業製造銷售的基地之一。生為一名南安人,有心轉行的洪榮清便尋思著幹脆到外地做水暖閥門供銷。

1983年,洪榮清跟隨哥哥來到離家幾千公裏的內蒙古包頭市。初到內蒙,無論是對當地的風土人情還是氣候,都不是很適應,再加上剛剛涉足水暖行業,經驗不足的他一直躊躇著,不知道如何才能邁出自己的第一步,過了好幾日,第一筆業務遲遲沒有著落。

此時,有一位老鄉給他出了一個主意,讓他多去找有煙囪的工廠試試。經過這一點撥,洪榮清彷如醍醐灌頂般,立馬醒悟了過來。不出所料,不久便拉到了第一筆業務,掙了近7000多元錢,這在當時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就這樣,洪榮清從一個連發票都不會開的銷售界新手慢慢地成長了起來。

在包頭呆了幾年時間,洪榮清結識了好幾位生意上的夥伴,也積累了一定的人脈基礎。但洪榮清卻在這時選擇離開包頭,把生意交給了自己的哥哥,獨自勇闖東北。洪榮清對記者說道,在包頭做了幾年供銷之後,漸漸感覺到當時內蒙古的閥門市場太狹小,恰好那時堂叔在黑龍江跑業務,因此我就想換個地方試試。

善觀時變,順勢而為,這一點在洪榮清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1986年,洪榮清來到了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跟著自己的堂叔跑起業務,從事的仍舊是閥門供銷,主要銷售“南安生產的低壓小閥門”。洪榮清回憶道,“黑龍江冬天氣溫都在零下幾十度,為了更快適應當地惡劣的天氣環境,更快地進入工作狀態,他經常穿著單薄的衣服就出去跑業務、聯係客戶。”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段日子的艱辛隻有他自己最清楚。憑著這股不服輸的幹勁,在佳木斯工作期間,洪榮清的業績連續幾年翻倍增長,年掙超過40萬元。成為當時讓人頗為羨慕的“萬元戶”。

洪榮清的師傅是一位極有遠見之人,1993年底,他告訴洪榮清,黑龍江的企業正處於改製階段,企業員工下崗很多,許多單位麵臨資金緊張的問題。如果要想得到更大的發展,就要離開黑龍江,去追尋更大的品牌。於是,經他師傅推薦,1994年初,洪榮清最終做起了大連高壓閥門廠的山西省的銷售商。洪榮清來到了山西太原,希望能夠在此開拓出新的市場。

然而,由於當時主要經營大連高壓閥門廠的產品,並且該廠所生產的產品主要是針對石油石化企業,到山西後,洪榮清馬上察覺山西電廠居多,閥門銷售非常難做。不服輸的洪榮清開始摸索新的市場,希望打破僵局。經過仔細地考察後,洪榮清把目光轉向了山西的鋼鐵企業和化工企業以及內蒙古的鋼鐵企業,在洪榮清不懈的努力之下,最終打開了山西、內蒙古兩地的化工企業、鋼鐵企業的銷售渠道,年利潤達300萬。

及至2000年,因為煤礦、鋼廠生產產能過剩,洪榮清的銷售渠道也受到了影響。經過縝密的思考,洪榮清來到了天津,斥資幾百萬元購下大連高壓閥門廠在天津的銷售權,就此掀開人生新的篇章。

經過這十幾年的拚搏奮鬥,洪榮清已經在閥門行業裏深深地紮下了根,憑著他豐富的銷售經驗、優異的產品質量再加上自身多年積累下來的雄厚資金,很快就在天津閥門領域占有一席之地。現在,洪榮清所經營的天津市大高閥門銷售有限公司,年營業額達數千萬元, 連續多年成為大連大高閥門有限公司的“優秀銷售單位”。

成立於2008年12月8日的第一屆天津市南安商會,現在看來並不算成功。“當時參加商會的成員很少,會費總共才收了60萬。這麽一點資金,商會辦起事情處處受到掣肘。期間除了幾位常務副會長會去參加一些兄弟商會成立或是換屆等應酬事項,基本沒什麽開銷。資金就那麽一點,沒有辦法做什麽大事,更談不上什麽發展。”洪榮清說道,之所以產生這種局麵,是因為當時福建商會在天津名氣挺大,大家都認為成立南安商會沒有用,多此一舉。再者天津很少人知道南安市,提及鄭成功故裏,別人可能會知道;但是提及南安商會,十個人裏麵有一個知道就已經算是不錯了。相比之下,福建商會就比我們成功得多。因為沒有名氣,所以很多的南安人也就沒有興趣來參與了。

為什麽會造成這種局麵?洪榮清認為人心不齊是主要原因。“在之前的商會中,有這樣一種潛規則——如果會長是上南安的,那麽下南安的企業家大部分不會參加商會;反之,如果會長是下南安的,那麽上南安的企業家同樣不會參與。這種情況的存在就會導致商會變‘味’,最終傷害同為家鄉人的感情。所以要想把南安人團結起來,這種上下南安的觀念一定要先打破。”

洪榮清擔任會長一職後,便著手處理這個問題,他的方法就是將商會的核心職務平攤到南安各個鎮。“比如說,理事長來自侖蒼,監事長來自水頭,執行會長來自官橋,財務總監來自英都,會長助理來自侖蒼,秘書長來自東田等。商會的核心團隊來自各個不同的鄉鎮,這樣就能避免某個地區‘擁兵自重’與‘相互拆台’的情況出現。”其次是將商會改成一個投資型的商會,商會擴大秘書處人員,加強和當地政府項目對接,隻要政府的項目有適合商會會員投資都會及時通知。

這一做法,獲得了會員極大的認可。此次第二屆天津市南安商會,會員達到了千餘人,在全國50多個南安異地商會中名列前茅。目睹此次商會企業家踴躍參與,萬象更新,洪榮清欣喜之餘,更是感到責任的艱巨。“商會的會員中,出現了很多新的麵孔。許多老一輩的企業家退到幕後,將事業接力到了年輕一輩的手中,這是件好事。年輕人有衝勁,有創新意識,今後這個舞台將由他們去發揮。但如果不能引導他們成長,商會就不算成功,那就是我的失職。”

“以前商會資金比較緊張,但是這次商會會費收了3000多萬元,如果還沒有什麽發展的話,就說不過去了。接下去商會如何發展,必須有個明確的規劃。”洪榮清介紹道,商會首先會劃分清楚財務部、宣傳部、會務部等幾大部門,其中財務問題會特別重視。由於上一屆商會資金有限,資金管理方式單純就是每年年尾做一個報表給監事長;但是今年商會資金雄厚,管理方式要發生相應的轉變,要更規範地管理。接下來,商會將提升規格和準入門檻,並對商會籌集的會費進行專業化的投資規劃,讓整個商會的資金運轉起來,實現一定的收益,從而達到以會養會的目的。

“福建商會為我們做了個很好的示範,他們的會長,不觸碰財務,因此商會也辦得相當成功。對於財務,會長不去接觸,這樣能避免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在洪榮清的積極策動下,商會表決通過了興建商會大廈的提議。洪榮清認為,目前商會會員眾多,商會大廈的建設是必要之舉,而且有這麽多人幫忙出謀劃策,這件事做成並不困難。而下一步如何走,主要還是尊重團隊的意見。

在商會裏,共有十多位榮譽會長,7位核心負責人以及25位常務副會長,在經過了反複的研究與討論後,有幾個項目提上了議程。

“第一個提議是成立商務部。商會中的成員從事的行業涉及到海鮮、大米、茶油,機票等,通過商務部,將這些資源整合起來,會員通過參股的方式加入商務部,這樣做就可以以集體的形式增強企業的競爭力。在天津這個經濟貿易中心,零散的小企業發展起來製約重重。”洪榮清介紹說,“第二,在天津購置一塊土地,規劃成菜市場。目前以阿裏巴巴為首的網購平台,業務範圍已經覆蓋網購蔬菜、食材,對零散的實體店造成了巨大的衝擊。投資建立菜市場,可以將零散的商販最大程度地集中起來,應對網購的衝擊力度。畢竟,如果你隻是單純買點蔬菜、魚肉類網購還是比較麻煩的。在市區裏建立綜合型菜市場也是一種投資少,回報快的項目,所以會員還是很認可的。”

另外,洪榮清也正在斟酌著養老院項目的可行性。“養老院是國家扶持的項目,之前考慮過在南安建立養老院,但是農村人的思想都比較傳統,認為將老人送到養老院是不孝,因此都比較排斥養老院;再則,相對較高的費用農村人一般也比較難接受。相比之下,我還是更傾向於在天津開設,畢竟大城市,思想、觀念都比較新。這個項目目前還沒拍板下來,因為會裏有不同的想法,所以今後會請專門的人員做一番市場調查再決定。”

而等這一切都塵埃落定後,洪榮清籌劃著以商會的名義承辦2016年世界南安青年聯誼會,邀請海內外南安籍僑親、青年代表齊聚津門共襄盛舉,既打響天津市南安商會的知名度,又能為家鄉發展做點貢獻,可謂一舉兩得。

近兩年來,南安市正大力打造“回歸之城”,市委、市政府也為那些想要回鄉創業的企業提供了很多優惠政策,談及“回歸”,洪榮清動情地說道:“身為南安人,都有著落葉歸根的習慣,不論是老一輩來天津奮鬥的南安人,還是初到天津拓展事業年輕的南商一代,我們所有人的根都是在南安。不管事業做得多大,我們的心始終牽掛著家鄉,我們終究要回去。對我們這些在外打拚的南安人來說,家鄉的發展牽動著我們的心。南安經濟發展上去了,我們也有了個堅強的後盾,臉上也有光。”

從南安打造“回歸之城”以來,洪榮清也常常以商會的名義鼓勵走出去的南安商人回鄉創業。“隻要商會裏哪個企業家想回鄉創業,需要哪些資源,我們都會幫忙聯係。我們商會在回歸創業上將繼續發揮好橋梁的作用。”

自從擔任會長後,洪榮清常常回到家鄉參加一些政府的招商項目、政協會議,對他來說,感觸最深的是南安近幾年翻天覆地的巨變。“南安撤縣建市20多年以來,政府的稅收與財政收入實現了新的突破,人民的生活更是日益富足。每次回到南安,家鄉麵貌的日新月異總會讓我一再感歎南安子女無窮的智慧與力量,作為一名南安人,我也常常為此而深感自豪。”

“新一屆商會,我們也會以新的麵貌開展工作,加強津閩兩地企業的溝通交流,增加合作機會,為天津、南安兩地的經濟建設作出應有的貢獻。此外,隻要在天津的南安老鄉遇到困難,我們都會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救一時之需;在教育、慈善等公益事業上,我們也會加大力度。”這便是洪榮清,一位仁義兼備的新一屆天津市南安商會會長作出的鄭重承諾,將商會打造成一個具有凝聚力和影響力的創新型商會,是他最大的心願。

 


在線客服
銷售一部
銷售二部
銷售三部
銷售四部
銷售五部
銷售六部
點擊這裏可以給對方發送消息貿易通
點擊這裏可以給對方發送消息貿易通
服務電話
服務電話:
0514-87882710 87606800
返回至頂部>>
 
AG亚游正规平台 AG电脑版 AG亚游安装下载 AG亚游手机app AG利来